城市艺术季-广州国际公共艺术博览会

公共艺术,构造新型乡村文化空间

作者:广州禾一展览策划有限公司 浏览: 发表时间:2022-05-27 00:00:00







艺术乡建项目(艺术介入乡村振兴)近年来一直是炙手可热的话题,从 2007年发起的“许村计划”、2008年发起的“石节子美术馆”、2011年发起的“碧山计划”、2012年发起的“羊磴计划  ”、2013年发起的“白庙计划”、 2016年的“贵州雨补鲁村艺术计划”等。这些艺术乡建项目都还在尝试的过程中,并且各自介入乡村的手段也不同。



01

公共艺术,构建新型乡村文化空间



“石节子美术馆”在所有乡村振兴的案例中都独树一帜


现代乡村由于青年流失与老龄化加剧,文化氛围的限制使得农民审美意识较弱,更无法成为艺术与文化的创造者。贫瘠的自然村落也可以是美术馆,每一个村民都可以是艺术家。


2008年,“石节子美术馆”从一个村子“长”了出来。1991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2000年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系同等学历研究生班的艺术家靳勒也就是“石节子美术馆”的发起人和馆长把当代艺术作品、当代艺术家、当代艺术实践带回这里,全村十三户人家,成为了十三座艺术分馆,艺术自此“拔地而起”

 

石节子美术馆开幕现场

馆长靳勒(1964—2021)与石节子村村民在一起



这个偏居西北的美术馆,远离当代艺术的中心,距北京和上海同等遥远。这也造就它别样的目的和逻辑,从当代艺术的国际化梦想中撤出,告别艺术体制和消费系统,拒绝观念一体化和城市话语的浪潮,重返乡村,扎根中国更广泛的现实处境,在地实践


石节子村中标志性作品“鱼人”



与其他艺术乡建项目不同的是,靳勒来自于石节子村,所以他更理解这片土地的文明价值,也能明确地知道当下的石节子村面临怎样的困境。靳勒意识到,塑造传统公共文化空间对石节子村的乡村文化生活重建力量不足,建设好乡村文化空间是实现乡村文化振兴的首要途径所以在2008年,他将石节子村建成为一座乡村中的美术馆,构造了一座新型的乡村文化空间,也探索出一种全新的艺术乡建模式。

靳勒雕塑作品“基因棒”(2015年)



这是全中国唯一一个整体以美术馆命名的小山村,也是石节子走了十二年的“艺术之路”。


唐勇的《动力火车》玻璃钢



靳勒认为中国的乡村一直以来都是被艺术以及艺术教育所忽视的地区,尤其是西北地区的山区村落,村中的农民都处在文化生活几乎空白,精神生活也非常匮乏的状态。艺术对当地村民的改变不应仅仅是经济的帮助,还有精神上的支持靳勒作为从石节子村走出来的艺术家,对自己的家乡怀有反哺情怀,希望石节子村不再没落下去,这也是他建立“石节子美术馆”的初衷。


村民何蠢蠢为石节子美术馆题字,2008年



石节子美术馆自成立以来,靳勒带领村民与艾未未等艺术家合作,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媒体缤纷而至,中央电视台也曾对其进行了相关报道


“CCTV”刻字,记录央视曾经的到访



正因媒体的传播,石节子美术馆引来了更多的艺术家、学者、教育机构、艺术机构的关注,也引起了政府的重视。2013年有关政府投资20万为村中接入了自来水,村民不用再走远路去挑水吃。此外,政府还为村里安装了路灯,基础设施有了一定改善。


《是你的也是我的》

村民靳美琴创作骏马图案

艺术家高峰进行雕刻



靳勒平时也会邀请自己的艺术家好友来石节子美术馆考察和创作,偶有艺术家或基金会会对石节子美术馆进行爱心捐赠。我们可以看到,石节子美术馆的建立与活动为石节子村的村民带来了切实利益,并且更多的艺术家通过石节子村这个场域进行艺术活动也实现了艺术表达目的,这对于村民与艺术实践者来说是双赢的局面。


由白盒子艺术馆主办

崔灿灿策划的“谁的梦—石节子十年文献展”



“艺术重要,雨水更重要”,石节子村村民靳女女写下这句朴实而又真挚的话,成为石节子最迫切的现实和梦想,也是“石节子模式”十年来的主要实践方向。从2008年开始,由于各种艺术活动举办,石节子村的影响力不断扩大,艺术既给村庄带来了状态上的变化,也改变了村民的生存现实和基础条件。但2021年,一直致力石节子村发展的靳勒于兰州家中意外离世,石节子美术馆失去了一位好馆长,石节子村失去了一位好村长。接下来节子美术馆、节子村要如何持续发展,还需要更多力量的投入。正如勒生前所了艺术,可能大家真的会忘了节子



02

公共艺术,营造乡村美学



乡村美学依托乡土文化呈现出来。美丽乡村建设,亟待构建一种新的乡村美学与乡村生活。


相比人口稠密的都市,中国乡村具有极富张力的自然环境与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它们构成乡土文化的重要内容,于无声中熏陶着人们的精神世界。构建新的乡村美学与乡村生活,需要对乡土文化进行重新认识,即重寻人地关系的和谐、追寻乡土文化的基因、发掘乡土文化的个性等。作为村民参与文化生活的重要场所,乡村公共文化空间成为连接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文化的重要桥梁。重寻乡土人文之美,成为乡村公共文化空间营建的基点。


“竹里”无限形(∞)的青瓦屋顶



位于四川崇州道明镇的竹艺村,就是一个典型。


竹艺村置身于川西林盘景观之中,拥有乡土气息浓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竹编。和大多数村落一样,竹艺村也面临着如何激活乡土文化的难题。乡村社区服务中心“竹里”的落成,提供了新答案。“竹里”之名,源于陆游《太平时》诗句“竹里房栊一径深。静愔愔”。这座位于乡郊田野上的青瓦房,以迥异于传统乡建的形式“漂浮”于林盘之中,定义了一种新的乡村美学


取自“竹里房栊一径深”的“竹里”



为回应诗句中的空间意境,设计师拾取原味乡村特质,通过“无限形(∞)”的数字化拓扑找形,把“竹里”的内与外、竹与瓦、新与旧的关系,概括在“大象无形”的屋顶下,使其渐隐式地延展到自然中。建筑外墙创造性地引入原本多用于器皿类的、小尺度的道明竹编,结合模数化控制与传统纹理设计,让建筑的曲线美与设计美相契合,不仅很好地展现了该村特有的乡土文化,更营造出一种既熟悉又新奇的美学体验。整个建筑一气呵成,远远望去,青瓦房与周围竹林、树木、田地以及远山相得益彰,实现了当代建筑与自然乡村的对话。


“竹里”室内空间



扎根独特的乡土文化,走出一条数字化设计与建筑传统、人文环境相结合的乡村美学道路,是设计团队从“竹里”实践中得到的启示。



2021城市艺术季-广州国际公共艺术博览会亦将乡村振兴作为重要关注点之一,并于现场举办乡村振兴主题论坛,我们邀请了原山水比德市政文旅设计院副院长黄衍生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材料雕塑工作室主任夏天、竖梁社设计创始人宋刚株式会社户田芳树风景计画代表人户田芳树、广州市乡村振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柯世明桂林棕榈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董事 总经理易可ORIGINAL元本设计设计总监李崎等公共艺术领域的学者、创作者和乡村振兴领域的重要参与者,一起探讨乡村振兴如何借力公共艺术发展。


2021城市艺术季-广州国际公共艺术博览会乡村振兴主题论坛现场



2022年12月1日-4日,2022城市艺术季-广州国际公共艺术博览会现场亦将举办“乡村振兴·艺术何为”主题论坛,继续探索公共艺术赋能乡村发展新路径。





2022城市艺术季-广州国际公共艺术博览会

2022年12月1日-4日

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

数字艺术

公共艺术/当代雕塑

装置艺术/美陈

建筑与环境艺术

美学空间

五大展区与您再相约




                                    

#更多信息也可添加官方联系人微信#

长按识别二维码添加好友




文章推荐

COPYRIGHT (©) 2017 广州禾一展览策划有限公司_版权所有.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粤ICP备2021013578号